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平洋岛国上的魔鬼飞翔者-【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31:22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乌姆博岛位于南太平洋岛国巴布亚新几内亚本土与新不列颠岛之间,除了以独特的熔岩和丛林景观闻名之外,它更以史前生物出没地的名头吸引人们的眼球。旅行社打出“到乌姆博岛巧遇魔鬼飞翔者”为噱头引诱游客或猎奇者,其中也不乏古生物爱好者和研究者到此一探究竟,更有人因此深入丛林以身犯险。而“魔鬼飞翔者”几十年来隐藏于密林之中,只偶尔在天空中滑过,慕名寻访的人们多数都是失望而归……

惊现史前生物

自上世纪40年代末以来,巴布亚新几内亚热带原始丛林中出现巨大怪鸟的传闻就层出不穷。当地人称之为“罗本”的生物是一种浑身发光、只在夜间出没的飞翔怪兽,在村民的描述中显得神秘而又令人恐惧:它们白天栖息于广袤的原始丛林里,巢穴建在悬崖溶洞之中,到夜晚就会飞出丛林到海中捕猎鱼类,它们轻易不跟人接触,也不会伤害人类,但在极端条件下,有时候也会主动攻击人。它们身长超过人类,巨大的翅膀展开来几乎是身长的两倍还多,鞭状的长尾、尖锐的四肢、长满利齿的长喙是它们最令人瞩目的特征。它们飞翔速度惊人,“罗本”在当地土语中的意思就是“魔鬼飞翔者”。

美国二战老兵霍金森是现存年纪最长的“魔鬼飞翔者”目击者。二战期间,霍金森长期驻扎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据2004年美国电视台对他的采访,他与战友曾在1944年亲眼目睹“魔鬼飞翔者”在天空飞过。当时那只怪兽在低空盘旋长达数10秒,霍金森得以看清它的样子:那是一只看起来没有羽毛的巨大怪鸟,身上呈现出奇异的色泽,它头顶有一个大鸟冠,喙长而尖利,却又比普通大鸟鸟喙长得多。霍金森表示,与其说它是只怪鸟,不如说更像是翼龙。恐龙早已在距今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晚期灭绝,湮灭在漫长的历史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魔鬼飞翔者”是翼龙这一说法的出现,无疑对世人、尤其是生物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美国探险家大卫·沃特泽是“魔鬼飞翔者”研究专家,1994年至今,他多次深入巴布亚新几内亚实地考察,一共搜集到70多份宣称亲眼目睹过“魔鬼飞翔者”的当地居民的证词,一致宣称那是一种巨大的“怪鸟”,四脚有爪,翼展最高达到3到4米,最小也有1到2米,这些证词与之前流传于世的说法基本雷同。

根据目击者描述的细微差别,沃特泽将“魔鬼飞翔者”暂定为三种假设:第一种,它只是一种现存于世并已被明确命名的现代大型飞翔鸟类,比如某种大型隼鹫;第二种假设则认为它确实是在某种特定条件下存活至今的翼龙,从目击者的描述看来,大致可以将它们分为两类,一类体形较大,其形状类似生存于侏罗纪早期的双型齿翼龙,而体型较小的一类则与晚侏罗纪的喙嘴翼龙相仿。在这种假设之下,它们如何在环境巨变中生存下来则将会是个更大的谜团;第三种假设则看起来比第二种稍显合理,这也是大多数动物学家的看法:“魔鬼飞翔者”只是一种有待发现的新物种而已。层出不穷的目击报告时间跨度大——从1944年到2004年间都有目击者,存在范围广——南太平洋岛屿甚至西南太平洋,都有这种飞翔怪兽的踪迹,仿佛它并不只是栖身于乌姆博岛。

沃特泽曾于2004年在某个悬崖上发现过疑似“魔鬼飞翔者”巢穴的山洞,但巢穴中当时并没有活物。然而在没有任何第一手证据的情况下,任何假设都不可能被证实,研究一时间陷入了僵局。而各种传闻依然甚嚣尘上,连带着乌姆博岛也快成了热门旅游景区。

深入丛林探访

2007年,大卫·沃特泽再次从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莫尔兹比港出发前往乌姆博岛实地考察。沃特泽的伙伴贾尔斯·戈斯曼为他提供外围援助,他在直升机上对乌姆博岛进行了高空勘测,由于地形复杂、森林密布,热带原始丛林深处更是有无数异常高大浓密的树木,严重影响观测。因为已有之前数次考察的经验累积,在戈斯曼指明方向之后,沃特泽独自向丛林深处进发。他随身携带了一个巨大背囊,里面装有各种器材和和可供一段时间补给的压缩食品。

沃特泽一边辨认着方向,一边仔细地搜寻地下和空中可能出现的一切证据,比如脚印、羽毛、粪便以及也许会出现的鸣叫等等,可惜几乎没有收获。随着在丛林中越来越深入,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原始丛林本就少有人迹,随着太阳西沉,密林中的光线也变得昏暗起来。这次选择的进入方向与以前有很大不同,沃特泽为稳妥起见,决定再往前行进一些,找到一个相对空旷处就地扎营。

营帐扎好后,丛林即将进入黑夜。沃特泽生起火堆用来取暖和恐吓野兽。这时,丛林上空隐约传来几声鸣叫,听不出远近,也辨不出方向,更加无法判断是什么动物发出的声音,但是沃特泽凭经验断定这不是猛兽的叫声。他一个激灵:“这会不会是‘魔鬼飞翔者’出现了呢?”他知道之前的目击者曾表示伴随着它的飞翔,确实有声音发出,听起来介于鸟鸣和兽类嚎叫之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沃特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他匆忙灭了火堆,背上背包,打开头上的探照灯循声而去。

数10分钟后,高度紧张的沃特泽发现前方有异样。那是一堆已经腐烂的尸骨,几乎已经成了肉泥,分辨不出原本的样子。他捡起一根树枝弯腰下去拨弄,看得出那是被某种或者某几种动物吃剩的残羹冷炙,腐肉有被鸟类的喙啄食过的痕迹,并且在某些地方还留下了一两个巨大的爪印。沃特泽知道喜食腐肉的鸟类有哪些,让他兴奋的是传说中的“魔鬼飞翔者”也有这一喜好,他不可能把它排除在外。

然后接下来却让沃特泽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发现了埋在腐肉中的头盖骨,那看起来显然属于灵长类动物,可是沃特泽找不到猩猩类的皮毛。“那是人……”沃特泽又害怕又疑惑,他不敢肯定自己的判断,只得匆匆拍了几张照片。接着他在腐肉附近又发现了几个巨大爪印,看起来像是在地面行走朝着一个方向去了。沃特泽顺着爪印追了过去。

越来越复杂的地形和越来越不清晰的爪印给沃特泽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十几分钟后,爪印终于乱成一团然后消失不见,沃特泽只能凭运气瞎蒙一个方向往前找了几分钟,毫无发现只能放弃。他用探照灯照了照天空,发现这里还算空旷,他感到失望:“不管是鸟还是翼龙,在这种情况之下肯定会展开翅膀飞走,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为了省电,沃特泽找了个看起来相对安全的地方,钻进睡袋。“上帝保佑不要有毒蛇猛兽。”他祈祷着,四周陷入了黑暗和寂静。

沃特泽醒的时候天蒙蒙亮。他是被闷醒的,感觉身上很重,睁眼一看几乎魂飞魄散,一个巨大的尾巴正从他胸部缓缓扫过,那是一条巨蟒。幸亏睡袋隔热保温,他在睡梦中呼吸较为平稳舒缓,巨蟒几乎毫无知觉地从他身上慢慢滑了过去。沃特泽稳住呼吸,静静等巨蟒越过他的身体然后穿过落叶远去,他这才爬出睡袋长舒一口气,后怕不已。

沃特泽在密林中继续往前走去,他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提防着脚下。不多久,他听到远处传来几声鸣叫,听起来跟昨晚的叫声有些相似。沃特泽十分兴奋,不管是不是“魔鬼飞翔者”,毕竟这叫声出现了两次,非得找到发声的物体不可。他加快步伐却更加仔细地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忽然感到天空中好像有东西飞过,他取出相机对准天空,调好焦距,看到灰蒙蒙的天空中确实有东西在飞翔。沃特森忙不迭按下了快门,连拍了十数张。飞翔的生物很快飞走,由于光线太昏暗,距离又远,沃特泽发现拍出的照片并不清晰。正在遗憾,忽然感觉手臂上一阵剧痛,就昏了过去。

醒来时沃特泽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原始土著部落,身上的相机和背包都不见了,一脸威严看着他的显然应该是部落首领。作为探险家,沃特泽当然明白应该怎么应对,他表明自己没有任何武器之后尝试跟他们交流,但对方对巴布亚新几内亚官方土语毫无反应,沃特泽心中叫苦,暗想千万不要是食人族阿斯玛人,但仅会的几句阿斯玛语全部说完,也不见对方有任何表情。首领看了他半天,起身离开,只留下一个武士看着他。

土著人正在进行一个祭祀仪式。沃特泽偷偷观察着,当看到祭祀仪式中心的雕塑正面时,他在心里欢呼了一声,那是一个带翅膀的五彩图腾,形状与描述中的“魔鬼飞翔者”一模一样:尖而长的喙、巨大的双翅、尖利的长尾,还有腾空而起的四爪。随后,沃特泽在首领刚坐过的地方又有了更大的发现:一块不规则形状的大石头被庄严地摆在那里,石头上有一个清晰的侧面骨架轮廓,看上去跟图腾极为相似。“哦,上帝,那是一块化石!”沃特泽想。

沃特泽尝试着走动,没人制止他,武士瞟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胆子稍稍大了些,冒险向更远的地方慢慢移动,一路上他看到了很多让他欣喜的东西——数不清的化石和各种怪鸟图腾。他怀疑这里竟有一个未开化的地方还幸存着那个远古时代的庞大生物。这么充满着未知和惊奇的地方,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也不知走了多远,一道象征着边界的矮墙出现在密林中。沃特泽试图跨过去,却听到身后传来怒吼,然后自己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倒,一直在不远处跟着他的武士将他打翻在地。痛苦中的沃特泽很快就明白这是一个禁地,他怀疑在禁地里也许就生活着“魔鬼飞翔者”,土著人视它们为神物,自然不会允许他进去打扰。

肠癌的征兆是什么

广州世纪助孕特色先做后付款

为什么大家都选择做三代试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