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虚商出师未捷谁之过

发布时间:2020-07-01 01:40:26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虚商获得移动转售牌照已经一年多,距离试点截止日期也越来越近。与最初的热情四溢相比,如今所有虚商都变得格外沉默低迷。

据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统计,目前虚拟运营商用户总数约为220万,用户规模远低于预期,还不及三大基础运营商的零头。

出现如此局面的原因何在?到底是虚商自己不争气,还是另有隐情?带着这个问题,飞象网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力求寻找虚商发展成“困兽”之局的症结。

号码审批:虚商的痛

虚商用户规模小,不能全怪宣传、经营不到位,还有一个釜底抽薪式的问题:能拿到的号码资源本来就非常少。

按照基础运营商的规定,虚商只有卖出已获批号码资源的50%,然后才可以申请下一批号码。但再次申请号码资源的程序很复杂,不但要说清楚申请理由、号码数量、用途、用户类型等,还要在基础运营商内部逐层上报审批。

众所周知,运营商架构庞杂,从集团到省公司、地市分公司等等,层级多、部门多,与之沟通需要层层审批。这一切流程都走完,最后还要到工信部备案。“走完所有环节,至少需要两个月。”一位虚商人士对记者说。如此折腾,虚商发展用户少也就不足为怪了。

号码资源的限制催生了一个怪现状:为了获得充足的号码资源,虚商往往会在活跃用户不多的情况下,竭力去维护用户,这就使得经营成本增高。循环往复,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批零倒挂:逼退虚商

在虚商看来,自己与三大运营商的代理商是有区别的,否则何须去争取移动转售牌照?有了牌照,就可以为自己正名,打造自己的品牌。但是美好的愿望很快就被资费问题泼了一盆冷水。

由于没有属于自己的核心网、无线网、SIM卡号管理、计费和客服系统等,虚商只能租用基础运营商的网络开展业务。按照规定,虚商与基础运营商需要签订合作协议,协议内容包括运营商的语音、短信、流量批发价格在零售价基础上,按照一定折扣批发给虚拟运营商。

但随着三大运营商之间竞争的加剧,尤其是随着4G上马,基础运营商纷纷下调业务资费,使得运营商给虚商的批发价格并不低,甚至出现了批零倒挂的现象,严重影响了虚商的业务发展。

其实在运营商与虚商的这场较量中,运营商既是裁判也是球员,这本身就对虚商非常不利。

在记者的走访调查中,一位与运营商经常打交道的虚商人士向记者透露,虚商跟基础运营商签署的资费协议非常复杂。首先虚商要跟运营商集团层面签协议,取得一个统一的基础价,然后发到各省公司;各省公司背负着KPI,若执行集团的基础价是不可能完成KPI的,于是只能从集团到省、省到市、市到县,逐级一层一层往下压。由于各省公司有很大的自主权,会设计各种各样诱人的套餐,导致实际资费标准偏低且不同地域的标准不统一。

对于用户来说,在网络质量一样的情况下,当然会优先选择价格低的运营商而非虚商。同时不同地域资费标准不统一,也给虚商开展经营造成了极大的困难。

无商不利,虚商也如此。批零倒挂使得虚商很难将业务推广开来,用户规模肯定上不来,没有任何利润空间,甚至还不如之前做代理商的利润高。于是虚商拓展转售业务的热情逐渐冷却下来,部分虚商开始重新考虑要不要继续经营移动转售业务。

据了解,现在一些虚商的转售业务基本处于半停滞半瘫痪状态。乐语通讯已经关闭移动转售品牌“妙more”北京旗舰店,连连科技则解散了线下运营团队,可能会退出虚拟运营商行业。

运营商:口惠而实不至

据了解,目前有基础运营商已经全面向虚拟运营商开放了4G,并优化4G业务资费,针对语音、短彩信、流量、WLAN等业务全面提供模组、单价批发模式,调低了语音模组、流量模组基准价格,全力支持虚拟运营商的市场发展。

这些举措固然好,但虚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发现4G根本不能用。一家虚商主管在接受采访时抱怨说:“我们得到的4G号码根本没有经过系统化测试,用不了。”

不仅4G没有完全做好,三大运营商之间的互联互通也没有做好。“测试过程中发现,用固定电话拨打这些号码时,被提示是空号,此外国内外漫游也没有开通。”该主管说。

互联互通:一直未解决的烂尾楼

早在去年虚商进行170号码试商用之初,就有不少用户和虚商抱怨170号码存在银行卡无法绑定、网站注册不识别等尴尬,不能正常收取部分互联网企业下发的验证码和短消息,不能正常使用互联网业务和应用等。

为此,工信部在去年9月份就下发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用户使用互联网服务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各互联网企业积极配合虚商,做好170号码的后台数据。为此,工信部在通知中特意指出,170号段是工信部分配给虚商的专属号段,用以支持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发展。

接着去年底,工信部又发布4项通信行业标准报批公示,规定了4项通信行业标准名称及主要内容,其中涉及移动转售企业与基础电信企业的互联互通、移动转售企业与基础电信企业业务支撑、以及计费系统方面的标准内容。

但是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目前有些运营商的170号仍旧收不到银行验证码,甚至连微信都无法注册。

这样的号码实际上只是半成品,用户买到后会遇到许多问题,进而影响到虚商的口碑和形象,使得今后的业务开展受到很大影响。

只是,这个“烂尾楼”始终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工信部:永远在协调

虚商经营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工信部都了解,但由于工信部只做政策指导、宏观管理,对运营商并没有人事任命权和考核权,所以对政策的推动力度有限。

因此,尽管虚商向工信部反映了多次,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在协调、等消息”,最终的决策却一直没有等到。

归根结底,虚拟运营商的定位从一开始就不够清晰。从最早的设想和投资者的理解来看,虚拟运营商虽然要依靠基础运营商的网络,但相对基础运营商应该有一定的独立性,双方有一定的竞争关系,可以在电信主管部门的监管下,以自己的品牌、自己的经营模式对外提供移动通信服务。

但一年多的实践中,虚商既要接受工信部的管理,又要接受三大运营商的管理。“如果是电信运营商,拿号码资源时就无需接受三大基础运营商的考核;如果只是三大基础运营商的代理商,就不应该出现批零倒挂的现象。”一位虚商主管在接受采访时无奈地说。

虚商自身一堆病

当然,导致虚商发展困难的不仅仅是外因,还有一些虚商自身的原因。

首先,虚商对移动转售领域的前景预估不足,只看到了移动转售市场存在巨大商机,却没有看到隐藏在光明前景背后的一系列难题。

其次,电信行业发展到今天,产业架构庞大、市场竞争激烈,对经营团队的管理能力、市场把握能力、产品研发能力要求非常高,新进企业如果准备不足,很容易陷入困境。

第三,虚商普遍存在技术能力不高的问题。如今的电信行业属于技术密集型产业,虚商没有自己的网络、计费及客服系统等,需要自建支撑平台(用户管理、计费、客服等),还要涉及到网络安全以及系统对接等问题。环节多、技术门槛高、稳定可靠性要求高,建设成本也非常高,至少需要2000万元才能形成基本的架构。此后长期运行起来,还需要不断的管理和维护,也要耗费大量的资金。

综合内因和外因,接受采访的虚商人士一致认为,要让虚商产业真正地发展起来,从内部来讲,希望所有虚商除了在移动转售领域发展外,还要在自有的细分领域去创新。从外部来讲,希望能获得更多的支持:

一是进一步明确虚商的地位和角色,以及各方的权利和义务;

二是获得更多的自主性,能跟运营商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展开竞争;

三是希望运营商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来看待虚商,不要把虚商看作挖墙脚的竞争对手,还要看到如果虚商在各个细分领域取得成功,那么基础运营商获得的收益只会更多。

太原定制防静电工作服

哈尔滨制作工服

河北西装定制

济宁防静电工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