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两融危途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1:21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两融”危途

2015年1月末A股大跌,沪指月线终结八连阳。此番调整,与查券商“两融”业务,及整顿信贷资金进入股市有直接关联。

两融逆转股市格局

作为资本市场的热词之一,“融资融券业务”的地位经过2014年的发展已不容置疑。对于券商营业部来说,融资融券的业务收入占到总收入的40%左右,有些业绩好的营业部,其融资融券的收入比重能够超过一半。“在券商营业部经纪业务中,融资融券是所有业务中涨得最快的。”北京一券商融资融券业务负责人称,由于两融业务持续火爆,不少券商都将融资的额度用完了。

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2014年12月19日,沪深两市融资融券余额首次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达到10070.1亿元,规模在一年不到时间内增长了近两倍。根据证券业协会的统计,2014年120家证券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602.84亿元,其中融资融券利息收入实现446.24亿元,占比17.14%,仅次于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和证券投资收益,成为券商的第三大盈利来源。

在两融助推下,A股疯狂的行情让监管层如坐针毡。去年12月中旬,证监会、上交所、深交所、中国证券金融公司等多家单位变例行检查为专项检查,启动对45家券商的两融业务检查。2015年1月16日,证监会对12家券商开出两融罚单,中信、海通、国泰君安3家业内领头券商被叫停新开两融账户三个月,刷新了融资融券领域监管处罚的上限。1月28日,监管层再次启动对两融业务的检查,重点集中在剩余的46家券商。这意味着目前已开展两融业务的券商中近半数都将被覆盖。

“监管机构近日到公司来检查过我们的融资融券业务,主要检查的内容是开户是否有违规,两融业务的增长率情况,目前我们这边还不知道检查结果。”一家大型券商两融业务负责人称。“1月-3月先是券商自己自查,后面抽查20%。检查重点就是违法违纪、从业人员内幕交易、利益输送,还有风控方面。”一位中型券商高管表示。这意味着对两融的监管趋严。

尽管管理层解释,对两融业务仅是例行检查,市场不宜过度解读,但是股市不停息上涨的格局在1月下旬开始发生逆转。1月30日,上证指数高开高走后,一路回落,连续杀跌,午后冲高无果后尾盘加速下跌。最终上证指数报收3210.36点,跌1.59%,成交额2842亿元。两市板块红盘率不足一成。分析人士认为,针对两融业务的再度检查及银行资金收紧的可能性,或将对两融、两融收益权转让及伞形信托等融资业务造成新的影响,而这也为A股的短期情绪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

“和过去一样,贪婪而焦虑。”这是近乎满仓杀入A股之后,一位私募基金投资总监时下的心情。

伞形信托收紧在即

在两融事件之后,现在又有银行收紧伞形信托的传闻笼罩。

该业务为银行以自营或理财资金对接信托公司所管理的伞形信托的优先级份额,从中取得由劣后担保的8.2%-8.7%左右的固定收益。

虽然未有消息指监管层对伞形信托业务进行窗口指导,但已有部分银行对该业务采取收紧策略,例如1月27日,光大银行已对其伞形信托配资业务进行调整。

当日,光大银行将伞形新增子单元的配资比例由1:3降至1:2.5,警戒线和平仓线则修改为93%和88%,同时触及平仓线需要在T+1日上午10:30前进行补仓,否则将被强行平仓。

而据了解,除光大银行外,此前已有部分券商的合作银行对伞形信托的杠杆进行了收缩。

“我们最高时在1:3,后来是1:2.5,大约是一个月前就降到1:2。”北京一家大型券商营业部经理表示,“但即便是这样,在1·19大跌那天仍有8个伞形(信托)客户出现了爆仓。”

分析人士认为,A股杠杆收紧预期的强化所带来的市场震荡,反而容易放大融资盘的爆仓风险。

“之前的政策对象集中在违规的存量融资和小额的增量融资上,但这样整治导致市场出现了大跌,进而引发部分正常的存量融资出现爆仓。”北京一家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师如是称,“目前的趋势是,爆仓的发生可能进一步引起监管层的重视,反而进一步提高其对融资、配资的监管力度。”

不过,监管层尚未公开对该类业务进行限制。“年前的一些小银行的配资额度用完了,年后新的额度批下来,等于又有新的资金流进了市场。”北京一家信托公司信托经理坦言,“之前说(伞形信托)可能会遭到监管叫停,但我们并没有受到影响,业务还在正常做。”“场外配资的监管到来的可能性非常大,这块一是不好统计、不透明;二是存在跨行业的风险交叉;三是规模扩大积聚势能,又有银行资金参与,风险暴露的外部性很强。”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认为“一旦这个政策落地,将会对券商股和大盘带来较大冲击。”

A股风控进行中

“在鼓励创新的同时,依法加强对证券经纪业务的事中事后监管。”证监会发言人称。

一位券商人士表示,融资融券业务是国外成熟市场普遍开展的业务,规范的融资融券业务能为资本市场提供充足的资金,也有利于疏导银行资金的正常流向。但是即使是在成熟市场,融资融券也是一项风险较高的业务,与普通证券交易存在的政策风险、市场风险、违约风险等比较,融资融券交易存在特有风险,如证券投资亏损放大风险、被强制平仓的风险、交易成本增加的风险、标的证券范围调整、暂停交易或终止上市风险等。因此,融资融券交易对证券公司的内部风险管理是一次大考验。

据了解,在美国,每个账户中融资额度的基本标准是由美联储确定的,一旦美联储规定了最低保证金比例后,融资的最高限额就是交易总额与借方账户中保证金之间的差额。日本的信用交易实际上被证券金融公司所垄断和控制,政府行使监管职能的大藏省,只需通过控制证券金融公司融资融券额度,就可以实现对信用交易规模和总量的控制。

而在中国,监管部门制定的《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试点内部控制指引》也对券商融资融券交易提出了严格的风险防范要求,采取了严密的风险防范措施,例如,规定证券公司应当了解客户的基本情况,制定选择客户的具体标准,向具有相应的证券投资经验、风险承担能力和良好的资信状况的客户提供融资、融券服务;规定客户融资买入、融券卖出的证券,不得超出证券交易所规定的范围等。将风险限制在合理的范围,最大限度保护投资者利益。

“参加融资融券最重要的是风险控制,只有把好风险控制这道大关,才能顺利地进行融资融券,‘两融’罚单也会成为券商完善融资融券风险控制体系的推动力。”一位券商融资融券部负责人感慨。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表示,证监会这次坚决的态度,是把融资融券的风险监控摆在重要的位置。对于证监会的这次决定,短期对券商股会有一定影响,但大家也不必过于恐慌。

ted baker

古琦

prada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