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破解资源型经济困局推动煤炭产业六型转变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52:35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破解资源型经济困局 推动煤炭产业“六型“转变

自2012年6月起,煤炭价格进入下行通道,宣告了煤炭市场“黄金十年”的终结。煤炭市场持续低迷,使“一煤独大”的山西经济倍感压力。当前煤炭不景气形成的倒逼机制,正是破解“资源诅咒”、加速推进山西工业转型升级的最好时机。这就要求我们要认真落实省委十届六次全会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能源生产和消费“四个革命”的要求,以综改试验区建设为统领,做好煤炭“大文章”,推动煤炭产业“六型”转变,走出一条“革命兴煤”之路。

受国内外经济增速放缓,煤炭需求不振影响,山西煤炭行业出现了近年来少有的困难。细数山西煤炭行业的发展之路,不难看出山西省加快发展将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而且将经历较长的艰难时段。

一、改革开放以来山西煤炭工业发展历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山西煤炭工业紧紧抓住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以艰苦奋斗、勇于创新的精神促进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煤炭产量由1978年的9825万吨提高到2013年的9.6亿吨,增长了近9倍。回顾30多年的发展历程,山西煤炭工业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快速发展时期(1979年-1990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党和国家中心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经济社会百废俱兴,各行各业发展对煤炭的需求量猛增,煤炭供应紧张成为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因素。经过大规模投资建设以及山西“有水快流”政策刺激推动,山西省煤炭矿井大幅增加,煤炭产能大幅提高,1979年全省煤炭产量突破1亿吨,1985年突破2亿吨,到1990年,达到2.86亿吨,比1978年的9825万吨增长了1.9倍,年均增长率达到9.3%。期间虽有波动,但总体保持较快增长,煤炭产量占全国的比重由1978年的15.9%提高到1990年的26.5%,提高了10.6个百分点。其间全省经济年均增长8.2%,煤炭增长快于经济增长。

第二阶段:波动低迷时期(1991年-2000年)。20世纪90年代,随着我国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山西煤炭行业遭受了市场经济的严重冲击,具体表现为煤炭需求不旺,库存加大,煤价下滑,煤炭产量增长缓慢。前6年全省煤炭产量年均增长率只有3.4%。1997年甚至出现负增长,加上受1998年爆发的亚洲金融风暴冲击,山西省煤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煤炭堆积如山,企业亏损严重,职工生活困难,煤炭产量出现三连降,1999年煤炭降幅达到20.9%,到2000年全省煤炭产量只有2.5亿吨,比之前高点1996年的3.5亿吨下降了1亿吨,这十年期间煤炭产量年均增长率为-1.3%,煤炭行业在波动中低迷徘徊。这期间全省经济增长10.1%,经济增长与煤炭增长出现背离现象。煤炭行业占工业比重2000年为26.9%,比1990年仅提高4.3个百分点。

第三阶段:黄金发展时期(2001年-2011年)。新世纪,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成功克服亚洲金融风暴冲击,中国经济步入到高速发展的快车道,年均增速保持两位数增长(12.3%)。经济发展离不开能源的有力支撑,在这种良好条件下,山西煤炭产业进入到高速发展的黄金期。山西煤炭产量由2000年的2.5亿吨提高到2011年的8.7亿吨,十一年增长了2.5倍,其中有五年的增长率为两位数,2002年更是达到了32.9%,年均增长达12.0%。煤炭行业占工业比重由2000年的26.9%提高到2011年的58.7%,提高了31.8个百分点。煤炭行业经过“三大战役”、资源整合兼并重组,产业在集约化、规模化、现代化有了长足发展,煤矿数由最多时的1万多个减少到1053个,单个矿井生产能力提高到120万吨,所有矿井全部实现了机械化开采,山西出现了亿吨级的煤炭“巨无霸”,同煤集团、中煤平朔煤炭产量超过亿吨。在这11年中,全省不仅煤炭产量翻一番多,价格也累计增长350%,量价齐增带动煤炭发展进入“黄金时期”。其间虽有2009年的猛栽下降,但很快得到恢复发展。其间全省经济年均增长12.3%,与煤炭增长保持高度一致性。

第四阶段:瓶颈发展时期(2012年至今)。进入“十二五”,随着金融危机的不断发酵,中国进入到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新常态下,全国增速放缓,能源需求低迷,导致煤价大幅下跌,煤企效益下滑,山西煤炭价格自2012年6月以来已连续30个月下降,五大煤炭集团的价格已拦腰减半。2012年、2013年煤炭产量分别为9.1亿吨、9.6亿吨,增长4.7%、5.4%,煤企步入以量换价的尴尬境地。随着我国能源消费结构升级转换,国际减少碳排放压力加大,国家资源、环境政策约束将日趋紧张,加之内蒙古、陕西等煤炭产量骤增,同行竞争更趋激烈,山西省煤炭产能扩张空间更加受压,产量提升幅度非常有限。2014年8月以来国家加大对煤炭限产力度,以及淘汰高耗能的落后钢铁、水泥等产能,煤炭需求市场进一步萎缩,1-11月全省煤炭产量8.9亿吨,同比增长只有2.5%。

二、山西煤炭产业曾经发挥的作用

(一)山西煤炭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发动机

在新中国的发展进程中,从1949年到2014年11月末,山西累计生产煤炭164亿吨,其中70%用于对外输出,加上焦炭、电力等产品的输送,山西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经济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经济发展的骄人业绩,离不开山西煤炭的强力支撑。本世纪前十年,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年均增长12.3%,而这一时期山西煤炭产量也由2000年2.5亿吨提高到2010年的7.4亿吨,年均增长11.4%。可以说,没有山西煤炭的大力驱动,就没有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山西煤炭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发动机。

(二)对全省及各地经济的支撑作用

伴随着全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煤炭产业在山西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凸显,煤炭行业发展好坏直接影响全省工业甚至全省经济。

煤炭对工业的主导地位不断强化。煤炭行业增加值占工业的比重不断提高,由2000年的26.9%提高到2011年的58.7%,提高了30个百分点以上,2012年、2013年比重虽有所回落,但也达到57.8%、54.9%,占据工业一半以上的份额。

煤炭经济带动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在11个地级市中,新世纪以来,经济发展最快的两个市朔州、吕梁经济的快速发展都来自于煤炭行业带动,从2001到2011年,吕梁、朔州煤炭产量年均分别增长37.6%和17.9%,两市经济十年年均都增长13.7%,吕梁经济总量在全省排位由2000年的第8位提高2013到第3位,朔州经济总量在全省排位由2000年最后1 位提高到2013年第7位,分别提升了5位和4位。在全省综合实力前30强县(市、区)中,产煤县大约有15个;人均GDP前30强中,产煤县多达20个左右,形成了资源型县域经济发展模式。煤炭工业成为这些地区GDP和财政收入主要来源。

煤炭对全省经济辐射带动作用增强。煤炭行业增加值占全省国民经济的比重由2000年的6.3%提高到2011年的31%,2012年、2013年分别为30.6%、27.4%,一个行业占全省比重达到近三成左右,这是全国绝无仅有的。这一方面由于煤炭的市场化改革,中国加入WTO,煤炭价格因与国际能源价格不断接轨而稳步上扬,增加值率不断提高,另一方面是二十一世纪的前10年是中国经济发展最为迅速的时期,经济扩张对能源需求的旺盛,扩充了该行业的支柱地位。另外煤炭行业直接影响焦炭、冶金、电力及货物运输业发展,间接影响批零和餐饮业,如果综合考虑这些情况,煤炭直接和间接影响全省GDP约40%左右。

(三)对财政收入和居民收入提高贡献突出

煤炭对全省经济的贡献不仅表现在对经济的支撑作用,还显现于对财政收入、居民收入的提升里。本世纪前十年,山西省经济年均增长17.4%(现价),财政收入年均增长25%,财政收入快速增长得益于煤炭经济的日益壮大,2013年煤炭行业税金总额达到566.6亿元,占工业比重61.7%,在全省地税收入中,煤炭税收占到三成以上;煤炭经济的快速发展也带动交通运输、住宿餐饮业等服务业的快速发展,仅太原铁路局货运量占到全国的14.6%;并提供多渠道的就业岗位,2013年煤炭行业从业人员104.15万人,占到规上工业从业人员的47.7%,各地第三产业也因煤炭产业的兴旺而发展起来。

三、对山西煤炭行业发展的思考

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建设和发展,山西省煤炭行业在集约化、规模化、多元化、机械化等方面取得突出业绩,安全保障水平大幅提高,煤炭生产百万吨死亡率由2000年的1.85下降到2013年的0.077,特别是2011年以来连续三年保持在0. 1以下。但也要看到煤炭发展给山西所带来困扰。

(一)支柱产业单一引发的经济发展困扰

改革开放30多年发展历程,山西经济经历了曲折多变的发展过程,经济发展与煤炭发展的相关性呈越来越高的态势。上世纪80、90年代,煤炭行业与工业甚至整个经济相关性相对较弱,由于当时各行业相对均衡,煤炭在经济中还没起到决定性作用,有些年份还出现背离,整个90年代全省经济增长年均10.1%,而煤炭年均增长为-1.3%,进入新世纪后,随着全国经济发展对能源需求的急速扩张,山西省煤炭产业得到迅速发展,量价齐涨,煤炭产业与全省经济相关性日趋增强,煤炭兴,则经济好,煤炭衰,则经济困。煤炭占工业的比重由2000年26.9%提高到2011年58.7%(最高),近两年,比重虽有所回落,但也在55%左右,资源型经济特征显著。

资源型经济特征显著,产业单一、脆弱,极易受到波动。伴随着煤炭行业的快速发展,煤炭占经济的比重不断攀升,在全省占比就达到30%左右,在一些产煤大县(市、区)占比甚至达到80%以上,形成“一煤独大”的产业结构,导致经济发展、财政收入无不依赖煤炭,“成也煤炭,败也煤炭”发展模式对经济发展造成极大困扰,经济波动大、受外界影响快成为山西省经济发展的特色。无论是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还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山西经济都受到巨大冲击出现大幅下降,1999、2009年山西经济分别增长7.3%、5.4%,与上年比分别回落2.6和3.1个百分点,位列全国倒数第三和第一,而在这两个年份全省煤炭产量分别下降20.9%和6.2%;近年来,随着全国经济增速换挡,煤炭市场低迷不振,价格持续走低,山西经济发展经历持续走低过程,2012年、2013年经济分别增长10.1%和8.9%,2014年前三季度山西省经济增长5.6%,回落幅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全国排倒数第二。2013年山西省仅因煤价下跌影响,减少收入达1000亿元,2013年全省吨煤平均利润45.16元,2014年1-9月吨煤平均利润仅为2.57元,卖一吨煤的利润买不及一瓶饮料。多年来,山西省经济始终没有走出“资源型经济困局”。经济增长与煤炭行业发展存在高度依存关系,经济结构的脆弱由此可见一斑。

(二)煤炭开采引发的生态环境困扰

长时间、大规模、高强度的煤炭开采,造成矿区土地塌陷、崩塌等严重的地质灾害,“采煤大省”几乎变成“塌陷大省”。到2011年底,全省采空区面积达2万平方公里,占全省面积的1/8;煤炭开采引发共生、伴生资源破坏浪费惊人,据估算,每采1吨煤约损耗与煤炭资源共生、伴生的铝矾土、硫铁矿、高岭土、耐火粘土、铁钒土等土矿产资源达8吨;煤炭开采对地下水系破坏非常严重,造成地下水位下降,河流断流增多,加剧了全省水资源短缺问题;煤炭生产加工对林地、草地、耕地的破坏,对大气环境的污染也十分严重。据中科院2014年发布的《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显示,山西可持续发展总能力在全国排第24位,环境支持系统排第27位,生存支持系统排第29位,环境问题较为严重。

(三)煤炭产业增长空间受限

煤炭产量增长潜力受到制约。从煤炭产量的黄金发展时期看,2011年煤炭产量达到8.7亿吨,比2000年增长2.5倍,年均增长12.0%,再细分,前5年年均增长17.1%,而后6年年均只增长7.9%,到了2012年、2013年,煤炭产量分别只增长4.7%、5.4%,据煤炭厅预计,2014年煤炭产量增长1%,2015年煤炭产量略有减少,产量增长呈现逐步回落态势,未来增长潜力已大大弱化。2012年6月以来煤价大幅下跌使山西省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尤其是经济效益呈现出“断崖式”下滑。现在全省煤炭行业生产经营困难重重,举步维艰。2014年1-9月山西吨煤利润不足3元,不及一瓶饮料,量增价跌局面使煤炭行业增长空间大大受到限制,今后低速增长将成为常态。

煤炭产能过剩,制约产业扩张空间。经济新常态意味着我国经济发展的条件和环境已经发生诸多重大转变,中国经济发展正从高速增长向中速转变。2013年全国煤炭产量36.8亿吨,消费36亿吨,加上煤炭进口及上年剩余,一年库存约5亿吨,煤炭供求关系已发生大逆转,而生产能力高达46亿吨,产能过剩问题较为严重。2013年山西省煤炭生产能力13.57亿吨,产量9.6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74%,低于全国平均水平;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步入新常态,经济增速回落,煤炭需求空间进一步缩小;随着中国今后能源消费、供给结构转变,减少石化能源消费比重,扩大新能源、再生能源消费,煤炭的需求空间将更加受压;近年来由于内蒙古、陕西等煤炭的大规模开发,煤炭产能全国性过剩趋于严重,市场供过于求局面短期很难扭转,产能利用提升幅度有限。国际石油价格的跌跌不休,半年时间下跌近50%,目前还看不到底,对煤炭价格产生打压作用,不利于煤炭行业好转。

资源环境约束将会进一步加强。山西省大规模的煤炭开采,已经造成很大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环境治理和生态恢复的历史欠账很多,我们的资源已不允许竭泽而渔式的开采方式,煤炭快速增长已成为过去;国际减少碳排放压力加大,国家资源、环境政策约束将日趋紧张,山西省煤炭产量近10亿吨,已经接近资源环境承载极限,煤炭快速扩张已近尾声。

(四)资源枯竭带来发展困扰

在全省119个县级行政单位,有94个县(区、市)分布着煤炭,约占79%。但经过几十年的长时间、大规模、高强度的开采,造成大面积的采空区,有些地区资源枯竭严重,轩岗成为山西省资源枯竭第一大矿,造成原平经济多年不振,职工安置好多年都是当地政府的头当大事,近十多年来,阳泉、大同在全省排位靠后,发展缓慢,都与当地煤炭资源枯竭有很大关系,山西省孝义市和霍州市进入到国家资源枯竭城市改革试点行列。随着山西机械化开采强度的进一步加大,矿井衰竭速度加快,预计到2020年,仅5大国有重点煤炭企业将有39处矿井面临资源枯竭,地方性煤矿将有近1/3的矿井因资源枯竭而闭坑,资源枯竭问题不可小觑。

四、着力推动煤炭产业“六型”转变

省委十届六次全会全面部署了山西未来发展战略,在全国经济新常态下,我们一定要认真落实全国经济工作会和全省经济工作会精神,把稳增长、调结构、促转型有机地结合起来,促进煤炭产业六型转变。

(一)稳增长就是要保持煤炭产业健康持续发展。山西作为全国重要的能源重化工基地,资源型经济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仅煤炭产业就占到全省经济的接近30%。历史经验证明,稳增长,首先是稳煤炭,只有把煤炭行业稳住了,全省经济才会有定力。近年来,面对山西省煤炭企业遇到困难和问题,省委、省政府采取多种措施为企业排忧解困,出台“煤炭20条”和“煤炭17条”,取消各种煤炭乱收费,清理整顿煤炭产销市场,全部撤销存在30年的煤炭检查(稽查)站1000多座,为煤炭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清除障碍。同时还要加快煤炭领域的市场化改革步伐,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主导作用,强化管理向市场要效益,促进煤炭产业由数量扩张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

(二)稳增长就是要提高山西煤炭在市场中竞争力。从2009年起,受周边内蒙古、陕西煤炭挤压山西煤炭产量失去长期霸主地位,近年来一直居全国第二位,市场销售份额下降,2014年在消费市场低迷、煤价下跌的情况下,1-11月山西煤炭产量达8.91亿吨,超过内蒙古的8.37亿吨产量,重返煤炭生产第一大省身份,销售量9.17亿吨,增长4.77%,快于生产(2.53%),显示山西煤炭集中度提高后的竞争优势。我们要利用山西煤炭资源丰富,煤种齐全资源优势,以同煤、焦煤、阳煤、潞安、晋煤和中煤平朔六大煤炭集团为龙头,努力打造——晋北的动力煤、晋中晋东南的化工煤、吕梁临汾的焦煤三大煤炭基地,形成多元化多层次的煤炭产销体系,提高山西煤炭在市场中的占有率,同时,还要鼓励煤炭集团兼并重组,实现产业链有效延续,如,同煤兼并发电企业、晋煤收购化工企业等都实现了1+1>2效果,提高山西煤炭竞争力。

(三)调结构促转型就是要延伸资源产业链,大力释放“煤炭红利”。资源是上天赋予山西的优质秉赋,我们要倍加珍惜自己的资源,不断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转变过去粗放、高耗、单一线性发展方式,向集约、低碳、高效、多元循环发展转变。山西煤炭转型就是对外提高市场占有率,对内提高煤炭综合利用率,在延伸产业链上下功夫,煤-电-建、煤-焦-油、煤-焦-冶,以同煤塔山、西山煤电、潞安煤制油等循环经济标杆为引领,大力发展煤炭循环经济,利用大企业集团的资金、技术、人才优势,围绕煤炭及关联产业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利用新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实现资源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变。煤炭、石墨、钻石它们的化学成分都是“碳”,怎样把煤变成“钻石”就需要高新技术的“点石成金”,增加煤炭附加值 。

(四)煤炭开采过程中更加注重生态环境保护。严格实施所有新建煤炭项目的环保设施必须与项目主体同步设计、同步施工、同步投产的“三个同步”,加大采煤沉陷区治理,采取“谁开采,谁治理”原则,加快建立矿区生态修复治理和补偿机制,从源头杜绝资源浪费和生态环境破坏。

(五)注重安全保障体系建设。虽然山西煤炭百万吨死亡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也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发展决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这必须作为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的重要指示,拒绝带血的GDP,始终把安全生产放在首位,警钟长鸣,常抓不懈。

山西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困。当前形势下,山西省煤炭产业必须要按照王儒林书记提出的向市场主导型、清洁低碳型、集约高效型、延伸循环型、生态环保型、安全保障型“六型”转变,真正实现革命兴煤,促进山西省煤炭工业健康发展,实现由煤炭大省向煤炭强省的转变。

陕西多功能食品包装机

济南一体式岩石臂

广州酒席帐篷6x6米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