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破除环保魔咒新建化工项目或以股权换支持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54:57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破除环保“魔咒” 新建化工项目或以股权换支持

从PX项目到垃圾处理厂,近年类似“敏感”化工项目屡屡遭到周边居民的反对,在专家看来,由于沟通不畅造成的阻碍,甚至是项目终止,结果都是“双输”。早在2012年国家发改委即出台了《国家发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暂行办法》(下文简称《办法》),要求对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项目存在高风险或者中风险的,国家发改委将不予审批、核准和核报。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在《办法》实施两年后,部分企业已经在探索用股权分享换取项目周边居民支持的方式,即向居民让渡新建项目的部分股份,减少反对声音,以求项目平稳开工建设。

化工区用股份换稳定

“建设化工项目,周围的老百姓会反对,我们现在准备把我们园区里面的企业拿点股份出来卖给周边农民,让农民成为园区的股东,利益分享,减少稳定性风险。”日前,上海化学工业区管理层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

据透露,上海化学工业区有可能出让新上项目8%到10%的股份出让给杭州湾北岸周边农民,村民采取以村为单位的集资方式购买,股份总价值约3000万元以上,每年村民获得固定回报。

中国社科院法学院研究所发布《2014年中国法治发展报告》,对近14年间的群体性事件特点进行了梳理,项目组调研发现,因平等主体间的纠纷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占五成以上,环境污染是导致万人以上群体性事件的主要原因,在所有万人以上的群体性事件中占50%。

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重大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暂行办法》出台,《办法》要求,项目单位在组织开展重大项目前期工作时,应当对社会稳定风险进行调查分析,征询相关群众意见,提出采取相关措施后的社会稳定风险等级建议。重大项目社会稳定等级风险分为三级。

“推广这两年来,效果还是很好的。”发改委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其实发改委只是给我们园区施加压力,强制要求你不允许出现群体事件,具体的办法要我们自己想。” 上海化学工业区人士向记者表示。

但是,化工项目通常涉及环保等众多问题,容易受到周边居民的排挤。“这个阶段,出现了不和谐的因素和声音,出现了矛盾,出现了误解,甚至出现了纠纷。”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赵俊贵在“2014中国国际石油化工大会拜耳材料科技分论坛”上表示,“近年来随着我国人口快速增长,城市规模迅速扩张,城市化工企业与城市不断融合,甚至被扩大的城市所包围,本来是能源供应的压力,此时也为居民生活带来不小的风险和压力。”

上海工业园区把目前与周边农民合作的方式叫做“汇集周边园区公众利益分享机制”。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农民拿到了股份后,反对的声音大大减少,因为农民可以从项目中获得固定收益。”

该人士向记者讲解到,为了保障周边农民获得固定回报,工业区已经改变了和大型化工企业的合作方式,“过去,我们只是采取合资的方式,合资就是按照每年的效益进行分红。”但是考虑到周边农民的心理预期,“我们现在从合资改为合作。合作的意思就是,今后,无论效益如何,都要拿出固定的回报给村民。”

稳定性评估仍存缺陷

安抚农民,减少群体事件的方法虽然有些极端,但被基层工作人员认为是行之有效的。

其实,核电站和化工园区每年都会邀请周边的居民参观工厂。

但是新上项目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反对的呼声。

“社会公众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关心、关注城市和化学工业的和谐发展,这是人们环保意识提高,公众意识增强,法律意识增强的表现,说到底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我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我们的法律意识和环保意识觉醒了。”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副会长赵俊贵表示。

中国核学会人士表示,一个核电站从选择到建设发电,需要15到20年的时间,期间会有大量的时间与当地政府和居民沟通。

自2012年发改委的《办法》之后,虽然发改委自身对目前状况评价较高,但是由环保问题引起的反对声音依旧不绝于耳。

在每个重大项目开工建设之前都会进行社会稳定性评估,据了解,在推进社会稳定评估中,各地一般首先建立社会稳定风险评估领导小组,由地方党委分管领导任组长,由维稳、法制、发改、建设、规划、公安等部门参与的重大事项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在党委、政府领导下开展工作,将风险评估结果报党委、政府,由党委、政府决定是否实施重大事项。

“同一个部门既负责重大政策决策的出台,又负责评估和判定这一政策是否会影响社会稳定,最后风险评估的结果往往是肯定而非否定该政策决策和该建设项目。这样的风险评估容易变成‘走程序’。”浦东干部学院副教授蒋俊杰表示。

由此也诞生了一些第三方评估机构,“第三方机构的评价也只侧重于外部社会风险指标的定量计算,对政府体系内运作过程因职责交叉、利益阻碍所产生的社会风险认识和评估不足。”

合肥鲜奶机

武汉灯油

安徽古装假发

四川燃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