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恋爱羊爱情故事-【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6:18:01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石头嫂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带着个吃奶的孩子熬起寡来。

常言道,寡妇门前是非多,石头嫂又年轻又水灵,不当寡妇时还招惹不少男人眼热,做了寡妇以后更让那些眼馋的腥猫饿狗般的男人们虎视眈眈邪念满肠。于是,石头嫂这边刚埋了丈夫没几天,就有不少男人拥在家门口等便宜捡—有托人来提媒的,有亲自上门献殷勤的,还有挑逗说俏皮话的……把个石头嫂折腾得哭也哭不得,笑也笑不出,整天焦头烂额。

为了摆脱那些乌七八糟的纠缠,石头嫂干脆来了个里里外外全封闭,对外拒绝嫁人,对里拒绝串门。还采取了夜晚早闭门、早上晚开门的办法,让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没有可乘机会。

石头嫂的办法果然奏效,几个月后家里串门的少了,门前聚集的闲人少了,外面来提亲的也少了。她家那个小院安定了,她人也清静了。然而时间一长,石头嫂躲在家里感到孤独起来,有时候,她还真渴望有个人来家里坐坐,和她聊聊,给她添点生活的趣味。

一天,她终于想出了一个解脱自己苦恼的好办法。她想,总这么呆呆地躲在家里,难免会憋出毛病来,自己得找个事干,人一忙就不会再想那些歪七扭八的事情了。

但是,找点什么活干呢?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养几头羊,不费多大工夫还能赚钱。

石头嫂几天以后就从集市上牵回了两只小母羊,开始忙里忙外地养起来。她把两头小母羊侍弄得漂漂亮亮、肥肥壮壮。石头嫂自己也感到生活得充充实实。

两只小母羊在石头嫂的关怀下长得很快,石头嫂心里美滋滋的。一天,石头嫂去给小母羊刷毛的时候见它用头蹭着她的身子“咩咩”地叫,还用嘴朝她的腿上乱拱,温顺得像个孩子。

石头嫂心里惊奇,心说,莫非这只小母羊该走羊羔了?她心里想着,到小母羊屁股后面一端详,可不是吗,小母羊的水门已变得红红润润的,胀开的阴门下边还挂有一些粘液,这分明是走羊羔的外部特征。

小母羊走羔子了,得赶紧给它找个老公呀,不然耽误了发情期那太可惜了。可是,用谁家的公羊合适呢?石头嫂作难了。村上喂羊的人家也不算少,但成样的公羊却没有几个,有的个头太小,有的瘦瘦得不成样子,再说人家还不愿轻易让自家的公羊去配种呢,会影响长个儿的。

石头嫂突然想到了靠村边住着的二憨家。二憨家是村里最早的养羊户,家里养着一头大耳朵公羊,活像个小老虎,跳母羊棒得很,准羔率特别高。况且,二憨对人憨厚诚实,从没有歪心眼儿,是村里公认的大好人。

石头嫂心里清楚,二憨二十多岁还没讨上媳妇,是因为他一心一意把心操在侍弄羊上,找他万无一失。

石头嫂去找二憨碰羊的时候二憨正在家里清羊圈,上身穿着一件带窟窿眼的蓝背心,下面穿着一条大裤头,赤着脚踩在稀巴巴的羊粪里,甩粪甩得一身筋骨“咯吧咯吧”地响,脸上的泥汗“嘀嗒嘀嗒”直往下掉。

“人呢?”石头嫂问了一声,算是打个招呼,问罢以后就站在院子里等回音。

就见二憨两腿沾满粪土,从羊圈屋里钻了出来,“哟,是石头嫂,什么风把你吹到俺家来了?”

“俺有急事找你呢!”石头嫂不好意思地说。

“啥急事,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会搁你的面子,嫂子你快说!”二憨下了保证。

“俺家的羊走羔,想用用你家的公羊,不知你肯不肯让用,俺先来听听你的意见。”石头嫂说话时流露出几分羞怯。

“看你说的,咋能不让用呢?就是不让别人用也得让你用啊。”二憨回答。

“那是为啥?”

“因为……因为……因为啥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在我心里你跟别人不一样!”

“别贫嘴呱嗒舌地绕弯子,说正经的,你不怕吃亏?”

“吃什么亏呀,实际上是俺占了你的便宜了!”

“那就说定了,我去牵羊!”

石头嫂说罢一溜风牵羊去了。

自从石头嫂的母羊在二憨热情的帮助下走了羔以后,他们间的关系就开始建立起来了。石头嫂家的羊无论出了什么问题总是去找二憨帮忙解难,而二憨的衣服脏了烂了,石头嫂就主动替他补和洗。久而久之,两人之间解除了思想隔膜,变得越来越随便起来。

说话间几个月过去了,石头嫂家的那头母羊的产期也到了。这天夜晚天气很冷,外面刮起了暴风雪。石头嫂听到羊棚里的羊“咩咩”地不住叫,进去一看,那头母羊正卧在地上抽动着身子,好像是快下羔了。

石头嫂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心里特别紧张,就连忙把二憨叫来了。

二憨走进羊棚一看,母羊果然要下羔了,于是对石头嫂吩咐说:“嫂子,快去抱些柴草来,准备给母羊接生!”

石头嫂便风一般抱柴草去了。等她回来,二憨又让她赶紧去熬些小米粥过来准备喂母羊催奶。

石头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勤快听话,二憨吩咐一样她就做一样,等把一切全准备好后她才和二憨一起蹲在母羊身边等候。

大约等了半个小时光景,母羊的水门开始大幅度地扩张,不一会儿,便露出了半个小羊脑袋。接着,小羊的上半截身体也露出来了。

“快点一堆火,准备烤小羊的湿毛!”二憨说罢,把自己的两个衣袖挽起来,一只手拖起小羊的半截身子,一只手慢慢伸向母羊的水门帮它向外使劲。在二憨的助产下,母羊顺利地生下了第一只小羊,接着,第二只、第三只小羊也相继产下来了。

看到面前刚生出来的三只肉滚滚、白亮亮的小羊,石头嫂高兴得流下了泪水。

当他们合力做完事情后,天已经大半夜了。外面的风刮得“呜呜”地响,雪也下得更大了。二憨洗完了手,对石头嫂说:“事办完了,我回去吧?”

石头嫂说:“深更半夜的,外面又刮那么大的风下那么大的雪,你走了,羊要是出个啥事我咋办?你好事做到底,就陪我住一夜吧,我也好好报答报答你的恩情……”

石头嫂说罢身子一软,顺势倒在了二憨的怀里。

二憨活了这么大也没有接触过女人的身子,见石头嫂和他贴在了一起,一下子把他的热情激发起来了,他紧紧地抱起石头嫂,再也不肯松手……

粉尘处理设备

刀闸阀

永磁柴油发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