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门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软门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想恨却恨不起来

发布时间:2020-07-13 16:48:57 阅读: 来源:软门帘厂家

核心提示:我不喜欢因为一点小事就哭丧着脸跑去和爸爸妈妈告状的小孩,这种不喜欢来源于赵芝莎。不,应该说打心底的讨厌。赵芝莎是继父赵平的女儿,从我见银川银屑病医院赵平的第一眼起,就不喜欢他。知道他要和我抢我妈妈后,我就更讨厌他。 我们中国有个成语说,爱屋及乌。但赵平对我来说是厌屋及乌。我讨厌他,正好也不喜欢他的女儿。因为她和她... 我不喜欢因为一点小事就哭丧着脸跑去和爸爸妈妈告状的小孩,这种不喜欢来源于赵芝莎。不,应该说打心底的讨厌。赵芝莎是继父赵平的女儿,从我见赵平的第一眼起,就不喜欢他。知道他要和我抢我妈妈后,我就更讨厌他。

我们中国有个成语说,爱屋及乌。但赵平对我来说是厌屋及乌。我讨厌他,正好也不喜欢他的女儿。因为她和她爸爸一样,都喜欢和我抢本属我所拥有的东西。记得小时候,她总是在抢我的东西抢不过我的时候就哭丧着脸跑去和我妈妈说,姐姐欺负我,不让我玩……妈妈一听,就会板着严肃地呵斥我,白雪,不许欺负妹妹,快给她玩!在我记忆中,妈妈从不这么凶地对待我,而这一切都因为赵芝莎。谈不上,我有多讨厌她,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

其实我很想对着妈妈大喊,赵芝莎不是我妹妹!因为她不是我爸爸的女儿,她不过比我小几天而已。呵呵,那么刚好吧,我比她大一点。可她在别人面前从没喊过我姐姐。只有在我妈妈面前和她爸爸面前,告状时做作说说而已,平时都是直呼我的名字。不过无所谓,我不在乎。但我只能让步,因为我爱妈妈,生怕因为我对他女儿不好,他就会对我妈妈不好。可是看着她赵芝莎嚣张地从我手上一样一样地夺走我心爱的东西又特别不甘心。

当杨钊说,白雪,好美的名字。我自豪地笑了,露出了六颗洁白的牙齿,我很少这样对别人笑。因为白雪,那是我爸爸白凯铭给我的起的名字。我出生的时候刚好下着雪,他希望我能像雪那么洁白美丽。杨钊说,你笑起来也很美。我一下子刷红了脸,下意识地低下头去。心里悄悄地蒙生一种对于他很特别的感觉。当杨钊说那话的时候,赵芝莎也在场。她毫无顾忌地说,杨钊你眼瞎了吧?白雪哪里漂亮!没看见她下巴的那个大大的疤吗?难看死了!

我的下巴的确有个很大的疤痕,那是拜赵芝莎所赐的,因为她要和抢我爸爸送给我的娃娃。我不肯给,她就硬抢。由于她一用力过度,我抓不住倒向前去,下巴磕到了正好缺了一点角却尖锐的木桌角上,流了很多很多的血。但她却没有一点惭愧之心,还一次又一次在别人面前肆无忌惮地说我的疤痕有多丑。每次,我都只能低着头走开。这次也不例外,但我是用跑的。因为我无法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继续展示自己丑陋的一面。

白雪,白雪……杨钊在背后喊我。我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跑。杨钊不再喊了,因为赵芝莎说,别理她,我们去玩。其实赵芝莎挺美的,也爱打扮,谁见了都会喜欢的。

那天正好是星期天,我带着弟弟赵小磊在公园玩耍。突然看见了杨钊,他微笑着向我走过来。小磊在一旁拿着我的手机在玩愤怒的小鸟,时不时叫我,姐姐、姐姐,我打不中那个猪……杨钊就坐过去教他。他们俩玩得不亦乐乎,倒是我从见到杨钊一直都是两字形容:尴尬!刚开始不知道应该和他说什么,后来是想说不能说。可是我听到杨钊说,我不喜欢赵芝莎的时候,心里黯然开心起来。

分开时,杨钊摸着小磊的头说,你弟弟真可爱!小磊很高兴地说他很喜欢杨钊哥哥,让他到家里去找他玩。杨钊说会的的时候,微笑地看着我,我的脸又再次刷红了。杨钊永远都是那么阳光,穿着格子衬衫配着牛仔裤和黑色的布鞋,恰好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我只好低着头拉着小磊赶紧走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回家的路上,我想着杨钊的模样不知不觉一直在笑。小磊扯了扯我的衣角,姐姐、姐姐你笑什么?我像做了亏心事的,直摇头说没。

小磊是妈妈和赵平生的。赵芝莎总是和我争吵说弟弟是她的,因为小磊姓赵。可是我也不服输,说小磊是我妈妈生的。赵芝莎永远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每到周末她就会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去玩,然后丢下小磊叫我看好。好像那时候,小磊与她无关是的。不过没关系,小磊说他喜欢大姐姐比二姐姐多很多,这就够了。尽管小磊是姓赵的,是我多不喜欢的姓,但我依然很爱他。我多希望爸爸还在,爸爸妈妈也生出这么可爱的弟弟,然后他姓白。每天跟在我后面姐姐前姐姐后的,还有只有我一个亲姐姐。再也没有人和我抢弟弟……

想想终究是想想,但想象是一种幸福的。这是我告诉杨钊的,他笑着说只要你幸福就应该多想想。是的,我没少想,我一直都在想。想爸爸还在,想没有继父,更没有赵芝莎。然后爸爸妈妈和我,也许还会有个弟弟妹妹都是幸福的。杨钊说他就是喜欢这么天真可爱的我,却心疼我承受这么多痛。我笑,没有回答他。因为我想好好地读完高中,然后考一所好的大学,离开这个家。杨钊说他愿意和我一起努力,一起考取一所又好又远的大学。我被感动得哭得稀里哗啦的,杨钊却在一旁看着干着急,怎么哭了?也许这世上除了妈妈这么爱我,就只有他了吧。不对,他说的是喜欢我。对,是喜欢,怎么可能就爱了呢。应该爱我的还有奶奶吧,可是奶奶年纪大了,行动不便,又那么大老远的。很少才能来看我一次,妈妈也只能每年带我去看一次奶奶。

那天我回到家里,妈妈严肃地坐在沙发上问我去干嘛了。我说没什么,出去走走。原来赵芝莎看不过我和杨钊一起有说有笑的,跑回来和妈妈说我早恋了。当时她就在旁边看着妈妈审问我而偷笑。我真想走过去给她重重的一巴掌,让她把恶心的笑脸给收回去。但我忍住了,我沉默了许久后站起来说,妈妈,请相信我!我直径地走回了房间关上门,躲在被子里大哭。

从那次以后,我开始躲着杨钊。杨钊给我发短信说为什么躲着他。我没回,直接删掉了。他又打电话,我干脆关机了。后来,赵芝莎就和杨钊幸福地走到了一起。老爱在我面前出现,我知道的,这是赵芝莎的晒幸福和杨钊的报复。我的心不知道怎么就痛了,我努力地让自己平复情绪,不要胡思乱想。化干戈为玉帛,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学习。

后来,我考上了二本,选择了南下到南方读大学。江南果然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的,很美很美。高考后,赵芝莎和杨钊分手了。这是我意料之中的,可没想到会这么快。赵芝莎高考考得不怎样,没有上大学,而杨钊听说也来了江南的某所学校。仿佛一切依然,只是在离别的车站,除了妈妈的眼泪,我也看到了赵平的不舍。我一直只管赵平叫叔叔,我对自己说过不会变的,所以就一直没变。我也管不了别人叫爸爸,因为我姓白,只有白凯铭才是我的爸爸。赵平叫我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点头,也叫他要照顾好自己别老顾着工作,好好陪陪妈妈和弟弟妹妹。

其实,谈不上恨他和赵芝莎的。可能妈妈和他在一起也是幸福的,至少妈妈不用一个人辛苦地把我拉扯大。我扭过头,轻轻地擦干眼泪,叫他们回去,不用送了。弟弟扯着我的手,要哭,姐姐姐姐,要回来陪我玩哦!我笑着摸着他的头,点点头,我会的!赵芝莎走过来,用手戳了我一下,喂,要照顾好自己,有空就多回来!要不我就独占你妈妈了!我笑,知道赵芝莎没恶意的。

从小到大一直没离开过妈妈,这次,我长大了,要离开独立去上学了。我不能不舍,因为妈妈一直在流眼泪。我赶紧拿着行李转身走向车去,背着他们大喊: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放心好了。列车徐徐开动了,速度越来越快,我知道,离他们也越来越远了。

我看着窗外发呆,回想着在家里的一幕幕。在一个掺杂了其他姓的家庭,我以为,我会恨,可却恨不起来;我以为,我离开那个家后就不会再想念。可是生活毕竟会产生一种习惯,习惯中便有了感情。在恨面前,显得有气无力。即使再不对,我们也需要彼此的原谅……

时尚工程服

德兴制作西服

促销服

安阳定制职业装